艾德证券期货:WeWork上市折戟创始人拿17亿美元离


更新时间:2019-11-08

  艾德证券期货:WeWork上市折戟,创始人拿17亿美元离开,进入软银领导时代

  IPO折戟、估值断崖式下跌、高成长速度、亏损规模大、CEO潜在的巨额利益冲突、资金濒临枯竭、想裁员却发不出遣散费这些关键词都组成了共享办公空间独角兽WeWork的代名词。

  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观察到,作为曾经最具价值的初创公司,如果按照最开始的发展脉络,WeWork完全有可能成为继网约车巨头Uber(UBER)之后美股年内规模第二大IPO公司。然而在其披露拥有全面财务细节的招股书之后,IPO计划却直接遭遇了滑铁卢,投资者与各路媒体纷纷质疑其令人瞠目的高估值以及持续不断“烧钱”亏损的商业模式,估值更是一路急转直下。最后,WeWork不得不宣布撤回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招股说明书,寻求推迟IPO。

  从市场最关注的共享科技巨头,沦落至如今的步履蹒跚,WeWork这一场IPO闹剧,对于每一个关注资本市场的人来说,都属于前所未闻系列。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只能说,IPO并非万能之物,尽管IPO几乎是所有企业的梦想,但IPO会让其所有的细节都像拿了100倍显微镜一样放大,且被细细地审视,其中好坏,人尽皆知。

  WeWork是谁?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了解到,在共享经济如火如荼的时期,美国涌出了三大独角兽。除了共享出行Uber,共享住宿Airbnb,另一独角兽即为共享办公WeWork。WeWork的出现旨在颠覆人们办公的习惯。

  2010年,亚当诺依曼和米格尔麦凯维卖掉股份,手握1500万美元融资,在纽约创办了现在的WeWork,www.700733.com2019四川富顺县事业单位考核招聘考核主要商业模式是:以市场价租赁和开发商业地产物业,然后以更高价格租给初创公司。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发现,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之下,这个年仅9岁的公司快速壮大起来。目前它在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有528个办公场所,且有超过50万人在WeWork空间里工作,是全球最大的共享办公企业。

  而这样一个属性为“二房东”的商业模式,成功吸引了攥着规模达千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的孙正义的目光。在其一轮又一轮的注资之后,WeWork的估值飙升至470亿美元,成为美国当时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然而,一纸招股书,直接将WeWork拉下高估值神坛,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商业模式以及管理层纷纷被投资者炮轰。

  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据招股书了解到,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营收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和18.21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WeWork的营业收入已达15.35亿美元。然而,与多数共享经济公司类似,营收上的持续增长来源于背后门店不断扩张带来的亏损。从2016年到2018年期间,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29亿美元,持续扩大至19.27亿美元。到2019上半年,净亏损额则达到9.0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5.2%。这些数字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WeWork每获得1美元收入就要亏损约2美元。显而易见,WeWork的收入与亏损规模几乎呈同比例正向增长。

  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认为,无论增长还是亏损,WeWork都是全球最激进的公司。在高速扩张导致成本居高不下的同时,WeWork的收入增长面临失速的风险。加之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的自我交易、管理不善和古怪行为,WeWork的商业模式以及公司治理问题无处遁形。此外,相较于Uber和Airbnb这两个同样拥有共享概念的平台,WeWork的共享是重资产,办公区的长期租约、配套服务等都需要WeWork持续不断的投入烧钱。而这种重资产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可以说是无法承受之痛,从国内盛行的共享单车和长租公寓的困境可见一斑。由此,在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看来,投资者们对于WeWork的强烈质疑不无道理,在可预见的未来中,WeWork实现盈利遥遥无期。

  面对资本市场对招股书中所阐述的商业模式以及糟糕的公司治理问题等等的质疑,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发现,WeWork无力回应,更是于今年9月正式开启了估值疯狂被下调的“灾难片”:9月6日,WeWork将大举下调其目标估值至200-300亿美元;9月6日,WeWork正在考虑IPO的估值至低于200亿美元;9月11日,消息人士称WeWork估值已经下跌至150亿美元而后,WeWork的IPO遇冷,路演推迟,软银(SFTBY)一再阻止IPO计划。不得已,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只能在10月1日正式宣布撤回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暂缓上市。

  而就在近期,据CNBC报道,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得知,10月22日,软银决定投资约100亿美元来接管现金流枯竭的WeWork,并通过股份回购的方式让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放弃对WeWork的控制。对应WeWork的整体估值为75-80亿美元,相比年中的470亿美元估值只剩17%。95957.com。至此,软银将持有前者约80%的股份,彻底掌控这家被迫退出IPO的独角兽创业公司。

  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软银将支付亚当诺伊曼约17亿美元,以换取他同意辞去董事长职务并放弃投票权。随后,作为日本软银集团接管WeWork公司业务后实施的业务重振计划的一部分,WeWork计划裁员多达4000人,占到该公司约14000名全球员工的近30%。此外,为了应对资金压力,WeWork也在考虑出售几个外部收购而来的业务部门。

  据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统计,自2017年以来,软银通过旗下愿景基金和其它投资工具,累计对WeWork投入了106.5亿美元资金。加上本次投资,前后投资总额合计近200亿美元,但仅仅换来一家估值80亿美元的WeWork,这笔投资对于软银来说无疑是一大败笔。为此,WeWork日后的盈利模式发展与改善,对于其自身在市场中的立足来说非常重要,对于软银亦是如此。

  从各路基金追投多轮的独角兽,到二级市场拒绝为一级市场的疯狂估值接盘的“弃儿”;估值从年初的470亿美元,疯狂缩水至今的80亿美元这场近年来最具戏剧性的商业灾难大片暂时落下了帷幕。被软银掌控后的WeWork,能否迅速摆脱危机?并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答案。但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能够确定的是,这一项约100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对于目前的WeWork来说,恐怕只是杯水车薪。除了潜在的裁员成本之外,WeWork当初承诺在未来几年内支付的办公楼租赁款总额,就已然达到470亿美元,堪称是一个巨大的资金“黑洞”。

  如同不在WeWork承销商团队的摩根士丹利所言,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亦是认同一点:“WeWork IPO的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获得巨大市场估值的时代宣告终结。”投资者已经表明,他们不再愿意为过度投资买单。这意味着科技企业和其他高增长软件类股将面临困境,并将给整体市场带来压力。风险最大的股票包括那些近年来推动股市升至高点的股票,因为投资者正在远离动量股,回归价值股。

  由此,在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看来,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讲,WeWork IPO的失败是一件好事,因为公开市场在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帮助投资者筛选公司。随着社会越来越理性,炒概念的空间越来越少。游戏规则已经改变,并非跟随市场新概念即可起飞,共享、科技公司等糖衣不再那么好使了,资本更是逐渐向传统的财务指标靠拢,越来越注重盈利能力、业务模式、投资回报率和周期。唯有遵循商业自身客观规律的企业,才能够在资本寒冬、资本理性的叠加下,玩转市场。各位投资者也切勿人云亦云,理性投资才是王道。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持续关注「艾德证券期货」微信公众号(ID:EddidHK)!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顶尖高手主论坛|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正版挂牌|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本港台直播| 香港挂牌之全篇| 六合传奇| 马报开奖结果| 006677夜明珠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记录| 香港马会开奖搅珠现场| 黄大仙一句解码诗|